澳大利亚大麦出口中国面临高额进口关税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认为,出口中国的大麦被征收80%的关税不会引起贸易战争

2020年5月20日 | Marcus Reubenstein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早在两年前开始,中国就一直在计划对澳大利亚大麦出口征收高额进口税。

新进口税的实施将于今天生效,但是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他不认为是紧张的中澳关系导致了这个结果。

他说:“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关税的决定令澳大利亚深感失望。

但他还补充道:“这个决定一直是在今天截止,因此从18个月前的那一刻起,决定的最后期限就是今天。

尽管澳大利亚大麦种植户一直在扩大他们的海外市场,但中国始终是最大的出口市场,仅2018年的出口额就达到了15亿澳元。

澳大利亚坚称没有出现出口倾销

2018年,中国商务部列举了32项直接和间接的澳大利亚农业补贴,并称这些补贴让澳大利亚生产商能够向中国市场倾销大麦。

商务部指出,补贴的存在可以使澳大利亚生产商以最低的成本向中国出口大麦。

然而,澳大利亚粮食产业表示,并没有向他们最大的出口市场倾销粮食。

澳大利亚粮食种植者委员会(Australian Grain Growers Board)主席布雷特·霍斯金(Brett Hosking)说:“澳大利亚的农民是世界上获得补贴最少的。”

然而,他认为确切需要采取行动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据他所说:“我们需要与中国沟通交流,还需要政府的配合。

霍斯金还表示,农业出口商们担心一些基层政府官员正在破坏中澳之间的贸易关系。

“当然,有时候我希望一些政客们可以闭嘴”,他说到。

一些政客的言论不尊事实

昆士兰州议员乔治·克里斯坦森(George Christensen)是较为直言不讳批评中国的政客之一,也是澳大利亚贸易和投资增长联合常设委员会(Joint Standing Committee on Trade and Investment Growth)主席。

他很多完全错误的反华言论使他在政府高层和贸易圈里受到极大关注。

克里斯坦森错误指出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海外投资方。政府官方数据显示,中国仅只是澳大利亚的第九大海外投资方,且仅占总投资的1.8%。

克里斯坦森贸易委员会的成员则指责他破坏了他们的工作。成员们私下声称都是因为克里斯坦森的“疯狂”言论才让人们轻视了委员会。

粮食业希望“平等”参与

粮食行业市场准入论坛(Grains Industry Market Access Forum)、澳大利亚粮食出口商理事会(Australian Grain Exporters Council)、澳大利亚粮食种植者(Grain Growers Australia)、澳大利亚粮食生产商(Grain Producers Australia)以及澳大利亚粮食贸易(Grain Trade Australia)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希望行业高层团结一致,以呼吁政府采取实际措施,与中国协商讨论。

声明表示:“我们呼吁澳大利亚政府通过一个尊重且有意义的方式与中国深切接触,来支持澳大利亚农民和出口商。

“澳大利亚大麦行业与中国的关系始于20世纪60年代。我们非常希望能及时达成友好的解决方案,这对两国的行业都有利。“

澳大利亚过分参与贸易操控

尽管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但在惩罚中国出口商方面,澳大利亚绝不是无辜的。根据独立贸易分析机构全球贸易预警(Global Trade Alert)所述,澳大利亚通过频繁调整关税和额度的惩罚,远多于他们对中国出口商的回馈。

2019年,有16起澳大利亚市场干预对中国产生了负面影响,但仅只有两例给中国出口商带来了利益。

在过去的十年,澳大利亚对中国进口的限制,几乎是为提振出口而实施的政策调整的两倍。

在受澳大利亚政府政策影响的行业里,钢铁产业位居第二,一些生产钢铁的中国出口商现在面临着澳大利亚高达144%的关税。

根据国家生产力委员会的数据,在2018到2019年,澳大利亚政府向澳大利亚企业提供了121亿澳元的进口税援助和补贴。17亿澳元用于农业生产。

贸易争端不太可能升级

在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墨尔本贸易咨询公司ITS Global认为:“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澳大利亚会进一步升级类似的贸易政策。澳中贸易的前景是非常乐观的。

“2019年是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贸易最盛的一年,中国的购买额大约占澳大利亚全部出口额的38%,这个数字在十年间翻了一倍。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为支持出口额的增长,扩大了市场准入并构建了法律框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