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

China’s digital wolves

China’s tech giants are running in packs looking for employees willing to devour the competition 31 May 2020 | Tas Walter (Image: APAC Digital / Marc-Olivier Jodoin) Late last year a senior strategist at a […]

Economy

Are markets out of touch with reality?

Do global tensions, trade risks, bad data and the “new normal” of a COVID-19 world support the rally on equity markets? 30 May 2020 | Shane Oliver, AMP Capital (Image: Jeremy Perkins) From their March lows global […]

Economy

Trading Places

Trade consultancy ITS Global looks at the numbers, which Australian industries could face tough times ahead; and how real or large is the risk to trade with China? 29 May 2020 | Khalil Hegarty, ITS […]

Chinese

中国与新西兰的困惑

中国与新西兰自由贸易协定(China-NZ Free Trade Agreement)的缔造者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与中国之间有着几乎相同的关系,但是“很难解释”为什么澳大利亚和中国相处不好 2020年5月29日 | Marcus Reubenstein and Susan Yang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许多新西兰人,尤其是从商的那些人,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和中国的关系好,而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关系不好。 前新西兰外交官查尔斯·芬尼(Charles Finny)说,“存在于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问题与和新西兰之间的一样。但是我想说,中国和新西兰的关系依旧很好。” “当中偶尔也会有分歧,但新西兰政府想要和中国有良好且密切关系,而中国似乎也赞成这点。“ 2004年,芬尼作为首席谈判代表,开启了中国和新西兰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 在亚太新闻网(APAC News)英文频道的专题采访中,这位顶级贸易专家说他“很难解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间糟糕的关系。 相较于新西兰,澳大利亚的贸易谈判非常缓慢 新西兰没有任何大型银行,所以芬尼与一家澳大利亚大银行进行了早期会谈,来讨论与中国的金融服务交流。这家银行告诉他,他们不能提供帮助,因为澳大利亚也即将开始和中国进行自由贸易谈判。 他们说,新西兰应该等一等,因为澳大利亚早在新西兰之前就会与中国达成协议。 最终,在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AFTA)签署的六个多月前,新西兰就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 新西兰在与中国接触方面取得了如此大的进展,在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敲定仅三天后,就有消息称,新西兰和中国即将升级双方的协定。 澳大利亚不是一个自由贸易的国家 中国一直遭受澳大利亚媒体和一些政府官员批评,因为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了80%的进口税,且因技术问题暂停了四家澳大利亚牛肉出口商的出口许可。 芬尼说,澳大利亚的贸易记录并不好。当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1983年达成一项重要贸易协定时,他说:“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反倾销行动实行者,它大部分行动都针对新西兰。” “反倾销措施” 基本上就是用进口税来限制一个国家在另一个国家销售。 从COVID-19危机开始,澳大利亚已经采取了53次这样的反贸易行动。 根据工业部(Department […]

Economy

ASEAN now China’s biggest trading partner

Asia’s containment of COVID-19 has seen ASEAN it overtake the EU as China’s largest trading partner 29 May 2000 | Staff Writers/ASEAN Briefing In a clear sign that Asia is the first region on the […]

Economy

China-Kiwi conundrum

Architect of China-NZ Free Trade Agreement says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have almost identical ties with China but “can’t easily explain” why Australia and China don’t get on 28 May 2020 | Marcus Reubenstein (Image: APAC […]

Economy

Silent partner on the road to recovery

Prime Minister Scott Morrison outlines his recovery plans for Australia without a single mention of exports or China 26 May 2020 | Marcus Reubenstein (Image: Kristina Flour) Prime Minister Scott Morrison has addressed the National Press Club […]

Chinese

一段“至关重要”的关系

全国农民联合会(National Farmers’ Federation)主席强调,澳大利亚政客们必须“竭尽所能”重建与中国的关系 2020年5月25 | Marcus Reubenstein (Image: Robert Bye)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自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出口施加80%关税后,澳大利亚农民开始担心出口前景。COVID-19导致了中国和澳大利亚政府之间的紧张关系,许多澳大利亚农民认为政府根本不在乎他们。 澳大利亚的企业、矿业公司和农民用了很多年来建立与中国合作伙伴之间的友好关系。每年,这些合作伙伴都能为澳大利亚的经济带来1200亿美元的收益。 政客们也许不会听取农民的意见,好在农民有他们自己的外交官来巩固与中国的关系。 菲奥娜·西姆森(Fiona Simson)是澳大利亚全国农民联合会(NFF)第一位女性主席,在过去四年里,她一直大力支持澳大利亚农民和他们的海外客户。 “我认为在正确的时间建立的关系非常重要,因为那是在困难时期你还能依靠的东西,”,她说。 “农民们告诉我的是,他们完全理解政府需要为澳大利亚人说话,但是他们也相信,(与中国的)关系是很有投资价值的。” 中国是伙伴而不只是客户 澳大利亚每年出口70%的农产品,能为国家经济增收420亿美元。四分之一的农产品都出口到了中国。 西姆森说,与中国客户的合作帮助了澳大利亚生产出更高质量的产品。 她说:“也许正是中国帮助了我们,因为其他买家对产品的技术层面感兴趣,而中国顾客更注重(产品)质量。” 澳大利亚农民懂得人际关系 澳大利亚农民通常与所有他们认识的当地经销商居住在同一社区。与住在城市里的人不同的是,他们的生意建立在个人的人际关系上。 尽管他们的语言和文化背景不同,但澳大利亚农民与中国客户的关系却很好,因为他们知道如何用中国式的方法在商谈业务时建立良好的关系。 据西姆森所说:“我有一个邻居是种植出口中国的柑橘的,他非常非常注重人际关系。” “他愿意花时间和精力与他的中国客户谈论他的水果和客户对水果的期望值。他会在他的客户身上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因为他知道这是非常值得的。” 在农场社区间,人们害怕的是一些澳大利亚人根本不知道这些关系有多么珍贵。 西姆森说:“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是十分重要的。它不能只依靠一个人来维系,需要(在澳大利亚商业和社会层面上)建立深厚的关系。并且,它需要足够牢靠以抵御地缘政治的冲击。” “澳大利亚不能想当然地去理解任何事,这个意识非常重要。虽然中国客户非常喜欢澳大利亚产品,但我们的大部分产品他们都可以从别的地方得到。” 澳大利亚媒体正在损害农民的利益 她认为澳大利亚的媒体毫无帮助。她经常和中国商业伙伴解释,大部分澳大利亚人不相信他们从报纸里读到的内容。 这一观点得到了来自独立公司“益普索(Ipsos)”调查的支持。该公司最新的调查发现,只有8%的澳大利亚人完全相信主流媒体,而41%的人说他们不相信澳大利亚主流报纸上的任何内容。 现今,澳大利亚媒体在报道中几乎没有保持中立客观。西姆森说,可以理解的是新闻是具有两面性的。“我们的政府需要做出有益于澳大利亚人民的事,但同样地,中国政府也有权这么做”,她说到。 […]

Business

Virgin bride stuck at the altar

The Queensland government’s bid for Virgin Airlines is the latest in a number of proposals but who will commit until “death does them part”. Michael West reports on the troubled airline’s future. 24 May 2020 […]

Economy

Who’s looking out for farmers?

National Farmers’ Federation president, Fiona Simson says Australian politicians must do “whatever they can” to rebuild the China relationship 25 May 2020 | Marcus Reubenstein (Image: Robert Bye) Australian farmers are worried they are about to […]

Finance

JobKeeper’s $60 billion ‘bonus’

The miscalculation of how many Australian workers will take up the JobKeeper scheme – some 3 million less than announced – means red faces but less red ink on the national accounts    24 May […]

Chinese

中国未设定GDP增长目标

受新冠疫情不确定性的影响,中国政府未设定GDP增长目标,并表示这一决策不会影响到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 2020年5月23号| Marcus Reubenstein (Image: Xinhua)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周五,国家总理李克强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明确声明,中国将首次不设定年度经济增长目标。 中国作为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第一个国家,2020年第一季度GDP史无前例地下降了6.8%。全国性地封城使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停滞不前,但在其他国家仍致力于抗疫时,中国经济已逐渐走上正轨。 经济复苏令人期待,但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指出,“我们没有设定明确的(GDP)增长额,主要是考虑到全球疫情状况及其在经济和贸易中巨大的不确定性。”同时还强调中国正处于“不可预期”的时期。 李克强总理宣布计划向中国出口商们降低合规成本,这对那些向中国出口商品的国家来说是好的迹象。 他还确认将继续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声称中国将会“积极行动扩大进口,并培育一个高标准的大型全球化市场。” 尽管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政治体制仍存在质疑和抨击,但李克强总理所提出的计划已具有自由市场经济的全部特征。 西方媒体忽略了的其他主要报告中,有七条是关于提升食品安全标准、加强早期监测和传染病报告的机制。 以下是来自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一些重点 2019年和今年以来工作回顾 ❶ 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9.1万亿元,增长6.1% ►城镇新增就业1352万人,调查失业率在5.3%以下 ►居民消费价格上涨2.9% ►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❷经济结构和区域布局继续优化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超过40万亿元 ►消费持续发挥主要拉动作用 ►常住人口城镇化率首次超过60% ❸ 发展新动能不断增强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深入开展,企业数量日均净增1万户以上 ❹ 改革开放迈出重要步伐 ►减税降费2.36万亿元,超过原定的近2万亿元规模,制造业和小微企业受益最多 ►出台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 ►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 ❺ 三大攻坚战取得关键进展 […]

Business

A digital map for China e-commerce

Thinking of entering China’s e-commerce market? Get a map or get a big surprise 23 May 2020 | Tas Walter People always attribute language and culture as the most significant challenges when doing business with […]

Business

China drops GDP target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GDP target is suspended due to COVID-19 uncertainty but that shouldn’t worry China’s major trading partners 23 May 2020 | Marcus Reubenstein (Image: Xinhua) For the first time ever, China will not set an […]

Chinese

中国支持COVID-19疫情调查

世界卫生大会(World Health Assembly)通过了新型冠状病毒调查的提议,但此决议与澳大利亚此前提出的不同 2020年5月20日 | Marcus Reubenstein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世界卫生大会(WHA)会议上无异议通过一项决议,将对全球应对COVID-19的情况进行调查。 它呼吁在“最早的合适时机”进行一次“公正、独立且全面的评估”,用以回顾在世卫组织指导下的国际卫生应对举措,以及在COVID-19中获得的经验和教训。 中国支持这项决议。此前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大会上发表讲话表示,病毒得到控制后,中国将同意进行调查。 虽然澳大利亚声称在 “领导”推动调查方面取得了成功,但这项决议与澳大利亚领导人们提出的方案的大不相同。 澳大利亚政府没有任何书面提案,只有政客们在媒体会议上发表的声明。 澳大利亚含糊不清的立场是只有中国应该被调查。然而,它从来没有解释如何实际执行这项调查。 世界卫生大会的决议得到了超过130个国家的支持,而澳大利亚一个月前的提议没有得到除了美国之外任何国际上的支持。 一项不完美的调查 与其他全球性的决议一样,这次世卫组织的调查是一种妥协。虽然世卫组织一直受到批评,但没有哪个全球性的组织能够应对流行病。 建立一个新的国际调查小组可能需要花费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 COVID-19是一件前所未有的全球性事件,国际社会应该认识到,中国和世卫组织正在应对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流行。 可以说,来自一些欧洲国家、英国和美国的应对更糟。在他们本国COVID-19疫情大规模爆发之前,大约有两个月的预警时间。 此外,科学家们多年以来一直警告他们要为全球大流行做好准备。 有关一场可能的全球大流行的最新警告,是在COVID-19疫情爆发的三个月前,向世界各国政府提交的一份详细报告。这份报告由一个包含15名全球专家的小组编写,其中3名来自美国,只有一名来自中国。 澳大利亚不能居功 整个世界都遭受了COVID-19疫情的影响,中国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以及第二大经济体,确保这样的大流行不再发生绝对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立场是一致的,科学家们需要领导这场调查,中国外交部几周来一直是这样表示的。 经常批评中国政府的澳大利亚罗维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表示,世卫组织决定进行调查并不是因为澳大利亚政府的要求。 亚洲力量和外交项目(Asian Power and Diplomacy Program)主管埃尔维·莱马希(Herv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