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欧洲的COVID-19危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应对行动

2020年3月31日 | 作者 Poul M. Thomsen 本篇文章是关于冠状病毒影响的区域分析系列博客文章之一 欧洲COVID-19疫情来势凶猛,令人震惊。我们虽然不知道这场危机将持续多久,但却知道它对经济造成的影响将非常严重。在欧洲主要经济体,政府下令关闭的非必要服务约占产出的三分之一左右。这意味着,这些部门每关闭一个月,年度GDP就会下降3%,这还没有考虑对经济其他部门产生的破坏和溢出效应。今年欧洲出现严重经济衰退几成定局。 欧洲总体强健的福利体系和社会市场模式有助于向企业和家庭提供有针对性的援助,但这一任务的复杂性毋庸置疑:这些体系的建立并不是用来满足欧洲决策者现在面临的巨大需求。各国正在以创新、不寻常的方式应对危机,并且它们可以相互学习最有效的方法。为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立了一个 网站 ,介绍各国如何处理它们面临的实际问题,从而促进提取国际最佳做法。这只是我们根据急剧变化的形势迅速调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监督工作的途径之一。 所有欧洲国家都需要采取果敢的、与危机规模相称的行动,积极应对危机。现在正是使用可用缓冲和政策空间的时候。但欧洲各国的应对空间明显不同。为了更好地了解各国在寻求加强危机应对过程中面临的约束,有必要区分三组国家:欧洲发达经济体;属于欧盟但不属于欧元区的欧洲新兴经济体;以及非欧盟的欧洲新兴经济体,特别是小型新兴经济体。 发达经济体的政策制定者充分利用了其政策空间和制度,实施了大规模的货币和财政扩张以缓解危机冲击。它们适当地暂停实施财政规则和限制,以便提供大规模紧急支持,并且允许财政赤字大幅上升。同样,中央银行启动了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金融监管机构放松了要求,使银行能够继续向处于困境的客户和整个经济提供支持。从欧元区看,欧洲中央银行实施了大规模干预,欧洲领导人要求欧洲稳定机制在整个欧洲为各国财政措施发挥补充作用,这些行动至关重要,能够确保公共债务水平高的国家具备有力应对危机所需的财政空间。欧元区领导人将尽最大努力稳定欧元,其决心不可低估。 属于欧盟但不属于欧元区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不具备与发达经济体相同的政策空间,但它们近年来削减了财政赤字、对外逆差和债务,增强了银行体系,从而非常有助于它们应对危机。这些国家付出了很大努力构建缓冲,现在正是使用这些缓冲的时候。 关于政策空间,我们目前主要关注的是欧盟以外的小国。这组国家的财政空间有很大差别,但它们都缺乏有深度的金融市场和与欧盟的联系,而这两个因素对政策空间起着重要作用。由于获得外部资本的渠道有限,银行体系规模小且欠发达,这些国家中很多将难以为其财政赤字的大幅增长提供融资。它们也缺乏欧盟成员国所能获得的同等程度的潜在资金支持,以及欧盟成员国身份提供的更广泛的政策和制度可信性的保护。 不足为奇,这些国家现在正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资金援助。除俄罗斯和土耳其外,中东欧九个非欧盟新兴经济体中的大多数已经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快速资金机制申请紧急援助。它们加入了已经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资金支持的其他70个成员国的行列,这种资金支持总额约为500亿美元,拨付迅速,贷款条件低,目的是缓解COVID-19危机的直接压力。很可能还有更多国家申请援助,这已经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同时收到的数量最多的援助请求。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尽快采取行动,在面临巨大系统性挑战的时刻,向成员国提供支持。我们正在大幅简化内部规则和程序,以便能够采取快速、灵活、大规模的行动,应对这一和平时期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的股东——全球189个国家——对我们抱以很高期望,我们随时准备发挥自身的作用,支持欧洲抗击疫情。

Finance

Australia’s $130 billion anti-virus economic injection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has announced a third, and far and away biggest, fiscal stimulus package to protect the economy from coronavirus driven shutdowns 30 March 2020 | Shane Oliver, AMP Capital (IMAGE: Joshua Hoehne) Prime Minister Scott […]

APAC News front page 27 March 2020
Chinese

以《悉尼先驱晨报》为首的种族歧视竞赛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AMA)南澳分会主席猛烈抨击针对中国囤积医疗用品的虚假报道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STORY 27 March 2020 | Marcus Reubenstein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AMA)南澳分会主席克里斯·莫伊(Chris Moy)博士, 猛烈抨击新闻媒体将当前的COVID-19危机政治化、将个人防护设备的短缺归咎于澳洲华人的行为。 昨天,《卫报》(The Guardian)在报道中国公司向武汉运送医疗用品时,援引了莫伊博士的话。安妮·戴维斯(Anne Davies)在她撰写的报道的主要段落中说道:“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的声明,是在悉尼工作人员因病毒在武汉大范围蔓延、采购大量医疗物品运往中国后作出的。” 莫伊博士说:“从未有人告知我,这个事情是关于将口罩和个人防护设备运送到武汉的。”  “我的评论与个人防护设备的采购、及其目前在澳大利亚医院中的使用直接相关。暗示我反对有关公司于2月向中国运送医疗用品是完全错误的。” 谎言的开端 事件起源于2月26日的《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的一则报道,当时屡获殊荣的记者凯特·麦克莱蒙(Kate McClymont)报道说,中国房地产集团——绿地集团已协调了一批重要的澳大利亚医疗物资,并将其秘密运往中国。 麦克莱蒙通过公司的微信帐户,获取了她部分关于此次‘中国秘密运输’的‘独家机密’。微信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在澳大利亚拥有50多万用户,在全球拥有10亿用户。 当这个消息在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上被人公开时,这也很难是个‘独家机密’了吧! 在一份详尽的报道中,APAC News(亚太新闻网)代表澳洲华人,彻底揭穿了《悉尼先驱晨报》令人作呕的不当指控。 新的谎言 今天,《悉尼先驱晨报》刊登了另一篇‘独家新闻’,宣称另一名房地产开发商在2月秘密向武汉运送医疗用品。 这篇报道是彻头彻尾的垃圾。 在报道中,麦克莱蒙再次引用‘举报人’这一说法,但其故事的图片已从领英(LinkedIn)的公开页面上删除。 在澳大利亚顶级调查记者令人难以置信的监督下,麦克莱蒙声称,她报道的2月23日飞往武汉的秘密航班,是一个独家机密。 但如果她愿意动动手指检查下她所谓的事实,哪怕是简单的谷歌搜索,她都会意识到,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在悉尼机场见证了这架飞机的起飞。这些主流媒体里,包括了来自四家电视台的电视摄像机。 […]

APAC News SMH front page 26 March 2020
News

Targeting Chinese-Australians in an Australian crisis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s top journalist in a misleading beat-up wrongly suggesting Chinese-Australians are robbing the community of vital medical supplies 26 March 2020 | Marcus Reubenstein The front page of one of Australia’s major broadsheet […]

APAC News SMH front page 26 March 2020
Chinese

停止在危机中攻击指责澳洲华人!

Sydney Morning Herald (悉尼先驱晨报)以澳洲华人屯积澳州医疗用品的虚假故事来蓄意攻击华人社区。 2020年3月26日 | Marcus Reubenstein THIS STORY IN ENGLISH 澳大利亚主要新闻报纸之一《悉尼先驱晨报》的头版刊登了一个故事,意在指责澳洲绿地集团在澳大利亚采购医疗用品并将其运送到武汉。 这个故事是蓄意造假的,它意图暗示从澳大利亚向中国运送重要的医疗用品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 这是《悉尼先驱晨报》正在进行的,攻击任何与中国有联系的澳洲个人或企业的活动的一部分。 这就是这个故事的误导大众的方式 任何读过这一头版故事的人都会相信,一家中国公司正在囤积澳大利亚急需的医疗用品,并将其运往中国。 文章标题上写着:“悉尼狂欢:中国公司购买大宗医疗用品” 图片标题是,医疗用品在悉尼被打包运往中国。他们已经在五个星期前发货了。 《悉尼先驱晨报》说,这个故事来自一个“举报人”(在西方表达中,“举报人”代表揭露不法行为或犯罪活动的人)。 《悉尼先驱晨报》仅在报纸的第5页上写道,这批货物是在一月份安排打包的,与当前澳大利亚COVID-19的爆发无关。 当前澳大利亚COVID-19的相关情况 这批医疗物资的运送发生在武汉COVID-19爆发期间,而不是在澳洲显著大面积爆发COVID-19之后的任何时间段。 在2020年2月28日,在大量医疗用品从悉尼运送到武汉5天后,当地媒体向澳大利亚卫生部长Greg Hunt询问了医疗用品的库存。 他说:“我们储备充足。全国医疗库存包括大约2000万个口罩。” 同一天,澳洲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国家广播电台接受了采访,他说:“我们在澳大利亚提早采取了行动,以确保该病毒不会传入澳洲。” 中国没有蓄意掩盖真相 这次从悉尼向武汉运送物资的行动,是有向媒体披露并报道的! 澳大利亚大多数主流媒体都参与并报道了悉尼飞往武汉的特别援助航班。 甚至Nine Network(第九电视台)也参加了该活动 —— 该电视台是《悉尼先驱晨报》的所有者。而现在《悉尼先驱晨报》却转头撰写了这个反华故事。 […]

APAC News people at Circular Quay with Sydney Harbour Bridge in background
Chinese

现在的澳大利亚正在经历什么?

What is happening in Australia right now? 在这场危机中,许多澳籍华人和在澳大利亚工作和学习的中国人都陷入了困境,因为在他们看来,澳洲政府和卫生官员的行动是难以理解的。 In light of Chinese community concern over the Australian response to COVID-19, APAC News is for the first time publishing in Chinese. 2020年3月24日 | Marcus Reubenstein Australia […]

APAC News Sydney Daily Telegraph coronvirus headline stack of papers on ground
Comment

Behind the headlines is a painful lesson

Is an obsession with criticising everything China does about to deliver needless pain to countless people around the globe? 19 March 2020 | Marcus Reubenstein Since its breakout in Wuhan, most likely in December, COVID-19 […]

APAC News Qantas A320 at departure gate
Feature

Too Big to Fail: Qantas and coronavirus

With small businesses failing in the midst of a major crisis, big businesses, like Australia’s national airline, will go to the head of the queue when it comes to government bailouts, Michael West investigates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