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至关重要”的关系

全国农民联合会(National Farmers’ Federation)主席强调,澳大利亚政客们必须“竭尽所能”重建与中国的关系

2020年5月25 | Marcus Reubenstein (Image: Robert By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自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出口施加80%关税后,澳大利亚农民开始担心出口前景。COVID-19导致了中国和澳大利亚政府之间的紧张关系,许多澳大利亚农民认为政府根本不在乎他们。

澳大利亚的企业、矿业公司和农民用了很多年来建立与中国合作伙伴之间的友好关系。每年,这些合作伙伴都能为澳大利亚的经济带来1200亿美元的收益。

政客们也许不会听取农民的意见,好在农民有他们自己的外交官来巩固与中国的关系。

菲奥娜·西姆森(Fiona Simson)是澳大利亚全国农民联合会(NFF)第一位女性主席,在过去四年里,她一直大力支持澳大利亚农民和他们的海外客户。

“我认为在正确的时间建立的关系非常重要,因为那是在困难时期你还能依靠的东西,”,她说。

“农民们告诉我的是,他们完全理解政府需要为澳大利亚人说话,但是他们也相信,(与中国的)关系是很有投资价值的。”

NFF President Fiona Simson (Image: Supplied)

中国是伙伴而不只是客户

澳大利亚每年出口70%的农产品,能为国家经济增收420亿美元。四分之一的农产品都出口到了中国。

西姆森说,与中国客户的合作帮助了澳大利亚生产出更高质量的产品。

她说:“也许正是中国帮助了我们,因为其他买家对产品的技术层面感兴趣,而中国顾客更注重(产品)质量。”

澳大利亚农民懂得人际关系

澳大利亚农民通常与所有他们认识的当地经销商居住在同一社区。与住在城市里的人不同的是,他们的生意建立在个人的人际关系上。

尽管他们的语言和文化背景不同,但澳大利亚农民与中国客户的关系却很好,因为他们知道如何用中国式的方法在商谈业务时建立良好的关系。

据西姆森所说:“我有一个邻居是种植出口中国的柑橘的,他非常非常注重人际关系。”

“他愿意花时间和精力与他的中国客户谈论他的水果和客户对水果的期望值。他会在他的客户身上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因为他知道这是非常值得的。”

在农场社区间,人们害怕的是一些澳大利亚人根本不知道这些关系有多么珍贵。

西姆森说:“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是十分重要的。它不能只依靠一个人来维系,需要(在澳大利亚商业和社会层面上)建立深厚的关系。并且,它需要足够牢靠以抵御地缘政治的冲击。”

“澳大利亚不能想当然地去理解任何事,这个意识非常重要。虽然中国客户非常喜欢澳大利亚产品,但我们的大部分产品他们都可以从别的地方得到。”

澳大利亚媒体正在损害农民的利益

她认为澳大利亚的媒体毫无帮助。她经常和中国商业伙伴解释,大部分澳大利亚人不相信他们从报纸里读到的内容。

这一观点得到了来自独立公司“益普索(Ipsos)”调查的支持。该公司最新的调查发现,只有8%的澳大利亚人完全相信主流媒体,而41%的人说他们不相信澳大利亚主流报纸上的任何内容。

现今,澳大利亚媒体在报道中几乎没有保持中立客观。西姆森说,可以理解的是新闻是具有两面性的。“我们的政府需要做出有益于澳大利亚人民的事,但同样地,中国政府也有权这么做”,她说到。

出口占未来计划中的绝大部分

西姆森代表全国农民联合会正在统筹一项重要的策略,该策略旨在为澳大利亚农民创造更广阔的未来。用一个十年(Ten Year)计划将澳大利亚农业生产总值从600亿澳元提升至1000亿澳元。

该计划将以几乎是全国经济增长率两倍的速度发展澳大利亚农业部门。该计划意在提高创新、生产力和出口。

她警告说,这些计划现在面临风险,“COVID-19已经使可能有点紧张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澳大利亚必须谨慎看待这一问题。”

“去年我在北京,我感觉中国人民和澳大利亚人民的关系非常好”,她说。

“我们的贸易对两个国家都是有益的,这是一种双赢的关系。我认为政治有时会成为共享经济的绊脚石,但保持合作对两国始终都是有价值的。”

This article was also published on Xinhuanet.com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