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者出售澳大利亚主要养牛场

媒体有关中国投资者利用COVID-19危机购买澳大利亚公司和农场的报道被证明是不真实的

2020年5月9号 | Marcus Reubenstein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近几年澳大利亚最大规模的农田销售交易之一显示,中国投资者没有因为COVID-19危机而从澳大利亚获益。

在2015年,中国亿万富翁马兴法(Ma Xingfa)以其公司TGB Agri Holdings Pty. Ltd的名义,以4700万澳币的价格收购了毗邻的地产,这其中包括了昆士兰州和北领地的州界。

上周,该处产业被澳大利亚人所有的麦克米兰畜牧公司(McMillan Pastoral Company)以5300万澳币购入。这个价格对马先生来说损失了100万澳币,因为他曾花费700万澳币与当地澳大利亚供应商合作升级了这个现在有3万肉牛的农场。

COVID-19期间恐惧外国投资是没有道理的

在3月29日,澳大利亚政府声明因为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对外国投资的审查限制已经降为零。

这意味着,任何一个海外投资,无论多么小,现在都必须得到澳大利亚政府的批准。这包括土地、购买公司以及非澳大利亚公民个人想购买房屋。

在该政策发布同时,主要商业报纸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报道说,这一政策是为了阻止中国投资者。

APAC News曾报道这一消息,并且与联邦政府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告诉我们:“我们不希望中国人来这里并购买农场。”

最新的交易证明了中国投资者没有利用澳大利亚获益。近年澳大利亚农场的投资历史也表明中国只有非常小的影响力。

顶尖的地产经纪认为新规定是不公平的

CBRE Agribusiness的区域总监丹尼·托马斯(Danny Thomas)表示:“在我看来,这些新规对农田收购没有意义。

“这已经造成了很多交易的严重推迟,而且这主要伤害的是这些地产的澳大利亚卖家们。

这种推迟可以是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政府将申请批准的时间从30天延长至180天。

托马斯还否决了中国投资者拥有过多农田控制权的言论。他说:“中国人的所有权总是被刻意夸大。从这个新规颁布以来,还没有证据证明中国人的投资发生变化。”

澳大利亚农场社区欢迎外国投资者

埃尔德斯房地产公司(Elders Real Estate Katherine)北领地的农业销售代理艾莉森•罗斯(Alison Ross)表示,自从COVID-19危机以来,她的代理机构(澳大利亚最大之一)没有看到任何外国买家数量的增长。

她也支持农场的外国所有权,“外国农场主在澳大利亚北部拥有农场所有权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先是英国公司,然后是美国公司。最近,我们看到更多来自南非和阿根廷的(投资)兴趣。”

她说,外国农场主在急需改善的地方花钱。“他们不会忽视这片土地,他们投资在社区的未来上。你需要水源设施来为动物提供生存,还需要为这些大的产业(提供)栅栏。

“外国农场主,包括中国买家,是在澳大利亚当地花钱并且他们的投资始终是在澳大利亚的。”罗斯女士说到。

农场投资也在城市引起热议

在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缓解之前,农业资产回归澳大利亚投资者的趋势已经开始了。

在卡奔塔利亚湾(Gulf of Carpentaria)最近一次出售之前,大约220万公顷的农业土地已经卖回给澳大利亚的利益集团。这些房产的大部分由英国投资人出售,其他资产由印尼、卡塔尔和菲律宾的企业出售。

就土地规模而言,只有2%的主要农业土地交易涉及中国投资者。2019年,一份由荷兰合作银行研究组(Rabobank Research)发布的报告表明,按土地价值计算,外国投资者的占比只有澳大利亚农场主的7%。

此外,许多媒体错误地指责外国农场主拥有田地的全部所有权。澳大利亚政府数据显示,80%的外资拥有田地是长期租借的,而非全部所有权。

因此,只有2.6%的澳大利亚田地是被外国人以“自由持有”的方式全部所有。中国投资者仅拥有0.38%不受限制的澳大利亚田地的所有权。

澳大利亚20%的农业出口销往中国。总出口价值达120亿澳币,这说明了中国在澳大利亚农田的投资水平实际上是非常低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