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龙虾来说必不可少

澳大利亚的南岩龙虾是龙虾中最珍贵的品种,在中国的价值最高

2020年6月29日| Marcus Reubenstein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中国消费者对海鲜有一定的理解和欣赏”,安德鲁·弗格森(Andrew Ferguson)表示,他家族的三代人都在南澳大利亚捕捞龙虾。

他的企业很适合中国市场。“你可以去欧洲这样有不同种类龙虾的市场,但人们不能真正区分出这些龙虾之间的区别。但中国人绝对可以尝出其中的不同,而南澳岩龙虾是最好吃的。

“在一些非常重要的场合,南澳岩龙虾绝对是他们想要出现在餐桌的美食”,他说。

中国的消费者清楚知道他们想要什么,而安德鲁·弗格森的家族企业掌控了南澳大利亚25%-30%的龙虾捕捞,他们清楚知道怎么将龙虾运到中国。全球由于COVID-19的蔓延,飞往中国的货运航班大幅减少,因此运送龙虾困难重重。

漫长的成功之路

50年前,安德鲁·弗格森的父亲,一位农民,离开这片土地,沿着南澳大利亚的海岸线,搬到了距离阿德莱德300公里外的金斯顿。

1969年,他购买了一艘渔船开始捕捞龙虾。安德鲁跟他父亲一起捕捞直到1980年,之后他购买了自己的船,并向欧洲市场出口了第一批冷冻龙虾。

他说:“从1988年到1989年,南澳岩龙虾产业从美国冷冻市场转移到中国活鲜市场。一些具有创业精神的龙虾捕捞户开始用他们自己的水箱向中国出口活龙虾,鲜活龙虾的产业链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美国市场不能和中国市场并驾齐驱,(活龙虾出口)几乎一夜之间就进入了中国市场。”

过去20年间,弗格森集团(Ferguson Group)不断壮大。除了龙虾之外,该集团现在还销售鱼、对虾、金枪鱼、螃蟹和扇贝。这个企业通过许多奖项获得了人们的认可,包括被称作南澳大利亚最佳出口农产品企业。

家族企业非常适合中国

虽然大量大型公司和投资者进军龙虾捕捞业,但大约有70%的南澳大利亚经营商仍然是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有助于我们的商业模式”,弗格森说。“我们从供应商那里取得了极大的信任。我们运营自己的渔船,但也和其他的渔民有关系。家族企业的模式确实有助于维系我们的商业关系。”

事实证明,建立在长期关系上的企业文化对开拓中国市场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他认为,进入中国市场的关键很明显,“就是旅行,也就是去中国”。

“这是为了建立和培养关系。我第一次去中国是在20年前,主要是去了解中国人,然后反反复复地去中国看看。这真的是一个建立关系的简单过程。”

一种有意义的出口关系

对渔民来说,一个重要的事实是,中国的消费者为澳大利亚龙虾给出了最好的价格,他们比澳大利亚消费者多支付50%的价格来购买南澳岩龙虾。

“这就是问题所在”,弗格森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和中国保持良好合作,因为他们尊重我们的产品。他们对龙虾有需求,因此我们和中国的关系非常重要。

“我们希望尽可能敞开大门,因为中国是个巨大的市场,当然也是因为中国可以给出最好的价格。”

弗格森集团并不完全依赖中国,但中国绝对是最佳的市场。他说:“我们本可以销往日本,但那里需求量太低,而且日本人想要更低价位的更小的龙虾。

“我们卖到中东,卖到法国,但龙虾的价格一旦达到50澳元,所有的价格都会下降。中国的价格通常在每公斤10到20澳元,相比其他市场更能达到我们的期望。毫无疑问品质是最重要的,中国买家愿意为这样的品质买单。”

龙虾出口也养育着澳大利亚人

据联邦研究机构 ABARES的报告显示,出口中国的龙虾总价值达6.6亿澳元,这些钱大多回流到小型经营商那里。

弗格森集团为超过350家小型家族企业加工海产品。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期的需求下降,加上飞往中国的空运能力不足,使得渔民能拿到的价格降低了超过50%,但他们的固定成本依旧居高不下。

在南澳大利亚,一艘二手的龙虾渔船成本可以达到50万澳元,那些借钱去买渔船的年轻家族企业根本无法承受价格下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型经营商说:“恢复进入中国市场的渠道,是我维持运营的唯一出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