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草率的报道与无力的道歉

7NEWS向华裔商人道歉,但伤害会就此结束吗? 2020年6月29号 | Marcus Reubenstein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Seven Network向澳籍华裔商人理查德·袁发表道歉,并从7NEWS网页上删除了一篇报道,该报道不实指责他对4月份一架从中国武汉飞抵悉尼的货运航班有不当行为。 这篇报道发布于2020年5月1号,标题为Cash, Coronavirus and baby formula: The truth about Wuhan’s mercy flight to Australia(现金、新型冠状病毒和婴儿配方奶粉:武汉爱心航班的真相),由资深记者凯莉·伯克(Kelly Burke)撰写,其在加入Seven之前,拥有17年在Sydney Morning Herald和1年在Sydney’s Daily Telegraph的工作经验。 未披露的和解 袁极力否认7NEWS的指控,并将此事交由律师处理。上周,他的代表和网站出版商Seven West Media的律师达成了庭外和解。 虽然财务和解的细节保密,但Seven West […]

Comment

Sloppy journalism and a weak apology

7NEWS apologises to Chinese-Australian businessman but will the damage end there? 29 June 2020 | Marcus Reubenstein The Seven Network has issued an apology to Chinese-Australian businessman Richard Yuan, and removed a story on its […]

Property

Clearance rates hold firm

Auction volumes across Australian capital cities hit nine-week high 29 June 2020 | Toby Thomas, CoreLogic Data Despite fears of a second wave of COVID-19 cases in Victoria being front of mind over the past […]

Chinese

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龙虾来说必不可少

澳大利亚的南岩龙虾是龙虾中最珍贵的品种,在中国的价值最高 2020年6月29日| Marcus Reubenstein and Susan Yang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中国消费者对海鲜有一定的理解和欣赏”,安德鲁·弗格森(Andrew Ferguson)表示,他家族的三代人都在南澳大利亚捕捞龙虾。 他的企业很适合中国市场。“你可以去欧洲这样有不同种类龙虾的市场,但人们不能真正区分出这些龙虾之间的区别。但中国人绝对可以尝出其中的不同,而南澳岩龙虾是最好吃的。 “在一些非常重要的场合,南澳岩龙虾绝对是他们想要出现在餐桌的美食”,他说。 中国的消费者清楚知道他们想要什么,而安德鲁·弗格森的家族企业掌控了南澳大利亚25%-30%的龙虾捕捞,他们清楚知道怎么将龙虾运到中国。全球由于COVID-19的蔓延,飞往中国的货运航班大幅减少,因此运送龙虾困难重重。 漫长的成功之路 50年前,安德鲁·弗格森的父亲,一位农民,离开这片土地,沿着南澳大利亚的海岸线,搬到了距离阿德莱德300公里外的金斯顿。 1969年,他购买了一艘渔船开始捕捞龙虾。安德鲁跟他父亲一起捕捞直到1980年,之后他购买了自己的船,并向欧洲市场出口了第一批冷冻龙虾。 他说:“从1988年到1989年,南澳岩龙虾产业从美国冷冻市场转移到中国活鲜市场。一些具有创业精神的龙虾捕捞户开始用他们自己的水箱向中国出口活龙虾,鲜活龙虾的产业链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美国市场不能和中国市场并驾齐驱,(活龙虾出口)几乎一夜之间就进入了中国市场。” 过去20年间,弗格森集团(Ferguson Group)不断壮大。除了龙虾之外,该集团现在还销售鱼、对虾、金枪鱼、螃蟹和扇贝。这个企业通过许多奖项获得了人们的认可,包括被称作南澳大利亚最佳出口农产品企业。 家族企业非常适合中国 虽然大量大型公司和投资者进军龙虾捕捞业,但大约有70%的南澳大利亚经营商仍然是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有助于我们的商业模式”,弗格森说。“我们从供应商那里取得了极大的信任。我们运营自己的渔船,但也和其他的渔民有关系。家族企业的模式确实有助于维系我们的商业关系。” 事实证明,建立在长期关系上的企业文化对开拓中国市场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他认为,进入中国市场的关键很明显,“就是旅行,也就是去中国”。 “这是为了建立和培养关系。我第一次去中国是在20年前,主要是去了解中国人,然后反反复复地去中国看看。这真的是一个建立关系的简单过程。” 一种有意义的出口关系 对渔民来说,一个重要的事实是,中国的消费者为澳大利亚龙虾给出了最好的价格,他们比澳大利亚消费者多支付50%的价格来购买南澳岩龙虾。 “这就是问题所在”,弗格森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和中国保持良好合作,因为他们尊重我们的产品。他们对龙虾有需求,因此我们和中国的关系非常重要。 “我们希望尽可能敞开大门,因为中国是个巨大的市场,当然也是因为中国可以给出最好的价格。” 弗格森集团并不完全依赖中国,但中国绝对是最佳的市场。他说:“我们本可以销往日本,但那里需求量太低,而且日本人想要更低价位的更小的龙虾。 “我们卖到中东,卖到法国,但龙虾的价格一旦达到50澳元,所有的价格都会下降。中国的价格通常在每公斤10到20澳元,相比其他市场更能达到我们的期望。毫无疑问品质是最重要的,中国买家愿意为这样的品质买单。” […]

Economy

Second wave slowdown

A surge in new COVID-19 infections and cluster breakouts in nations where the virus appeared to be under control is a concern for markets 28 June 2020 | Shane Oliver, AMP Capital “Second wave” coronavirus fears […]

Economy

Immigration curve flattened

The international border lockdown has halted immigration and the economic fallout stagnant from population growth will be widespread 26 June 2020 | Toby Thomas This morning Australia’s outgoing Chief Medical Officer Brendan Murphy told the […]

News

6000 Qantas jobs to go

Australian national carrier’s three-year plan to lose staff and save $15 billion 25 June 2020 | Toby Thomas A significant blow has been dealt to the workforce of Australia’s flagship airline with Qantas chief Alan […]

Business

Clawing back exports

Andrew Ferguson’s family-owned Ferguson Australia Group processes one quarter of Southern Rock Lobsters in South Australia Australia’s southern rock lobster is the most prized of lobsters and nowhere is it valued more than in China […]

Comment

Who’s been hit?

Australian manufacturers may… or may not… have been under cyber attack 23 June 2020 | Peter Roberts, AUManufacturing On a day when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nnounced some bad news for university students the Prime Minister, […]

Chinese

全球视角下的“大封锁”

经济的重新开放带来许多挑战 2020年6月22日 | Gita Gopinath,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大封锁”预计将分三个阶段进行,首先是各国进入封锁状态,然后是退出这一状态,最后是在具备应对疫情的医疗解决方案时摆脱这一状态。许多国家目前处在第二阶段,它们在重新开放经济,出现了初步的复苏迹象,但存在第二轮感染和重新实施封锁的风险。纵观经济形势,全球封锁的规模和严重程度令人震惊。最可悲的是,这场疫情已经夺走全世界数十万人的生命。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是全世界未曾经历过的。 这是一次真正的全球性危机。从上世纪80年代的拉丁美洲到上世纪90年代的亚洲,过去的危机,尽管严重而深刻,但仍局限于世界上一小部分地区。甚至十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对全球产出的影响也较为温和。 2020年,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都将陷入衰退,这是自“大萧条”以来首次出现。即将发布的6月“世界经济展望最新预测”很可能显示比先前估计的情况更为糟糕的负增长率。这场危机将给世界贫困人口带来灾难性后果。 除了空前的规模外,全球封锁还在以与过去危机大不相同的方式展开。这些不寻常的特征正在世界各地出现,不论经济体的规模、地理区域或生产结构如何。 首先,这场危机对服务业造成了特别巨大的打击。在典型的危机中,首当其冲的是制造业,反映出投资的下滑,而对服务业的影响通常较小,因为消费需求受到的影响较小。这次不一样。在封锁程度最高的几个月,服务业的萎缩幅度甚至超过了制造业,在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均是如此。也有例外情况,例如瑞典和中国台湾省,这些经济体采取了不同方式应对卫生危机,政府的防控措施有限,因此服务业受到的冲击相对于制造业要小得多。 由于存在被压抑的消费需求,经济可能会更快反弹,这与之前的危机不同。但是,在卫生危机中,这种情况不一定出现,因为消费者可能会改变消费行为,以最大程度地减少社会交往,并且,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家庭增加储蓄。中国是最早退出封锁状态的国家之一,其服务业的复苏滞后于制造业,因为酒店业和旅游业等服务业的需求难以恢复。特别令人担忧的是严重依赖这些服务业的经济体(如依赖旅游业的经济体)受到的长期影响。 其次,尽管这场危机造成了罕见的巨大供应冲击,但除了食品通胀之外,到目前为止,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通胀和通胀预期基本都在下降。尽管各国都提供了大量常规和非常规的货币和财政支持,但总需求仍然低迷,加之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正对通胀造成压力。高失业率预计将会持续一段时间,因此,具有货币政策可信性的国家可能面临较小的螺旋式通胀风险。 第三,我们看到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出现了显著差异,金融指标所指向的复苏前景比实体经济活动所表明的要强。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虽然最近有所调整,但已经弥补了危机爆发以来的大部分损失;富时(FTSE)新兴市场指数和非洲指数大幅改善;尽管巴西最近感染率大幅上升,但Bovespa指数仍显著走高;流入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证券投资已经趋于稳定。 除少数例外,主权利差的上升幅度和新兴市场货币的贬值幅度都小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情况。考虑到新兴市场在“大封锁”期间受到的冲击更大,这一点值得注意。 这种差异可能预示着金融市场的更大波动。更糟糕的卫生和经济消息可能导致急剧的调整。在即将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我们将更多讨论这种差异。 造成这种差异的一个可能因素是,在此次危机期间,政策应对行动更为有力。在主要中央银行前所未有的支持下,货币政策已全面变得宽松,新兴市场也放松了货币政策,包括首次运用非常规政策。 在发达经济体中,相机财政政策的规模相当大。新兴市场部署的财政支持规模较小,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财政空间有限的制约。此外,这次新兴市场面临的一个独特挑战是,非正规部门(通常起到吸收冲击的作用)在疫情防控政策下无法发挥这一作用,反而需要支持。我们现在处于第二阶段的初期,许多国家开始放松防控政策并逐步允许经济活动重新启动。但是,复苏的路径仍然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摆脱“大封锁”的一个关键挑战是,在具备疫苗和治疗手段时,确保充足的生产和分配,这将需要全球范围的努力。对于单个国家而言,根据本国具体情况,使用对经济破环性最小的方法(如检测、追踪和隔离),并就政策路径进行明确沟通,尽量降低卫生领域的不确定性,这应继续作为一项重点任务,促进在复苏过程增强信心。随着复苏的推进,政策应支持将工人从萎缩的行业重新分配到前景更佳的行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与其他国际组织协调,继续尽一切努力确保充足的国际流动性,提供紧急资金,支持二十国集团暂停债务偿还要求的倡议,并帮助各国维持可控的债务负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将通过监督和能力建设工作提供建议和支持,帮助传播最佳做法,促进各国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中相互学习。

Economy

Lockdown through a global lens

The gradual reopening of economies around the world presents a consortium of challenges for societies, policymakers and financial markets alike 22 June 2020 | Gita Gopinath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The Great Lockdown is expected to […]

Property

Residential listings and clearance rise

There are still signs of caution for Australian residential property but the market is trending upward from its COVID-19 lows 23 June 2020 | Toby Thomas, CoreLogic Data Although the cooler mid-year months generally signal […]

Finance

Deep V recovery

Some good data suggests a recovery from the dramatic COVID-19 economic lows but there are still plenty of variables and risks 21 June 2020 | Shane Oliver, AMP Capital (Image: Shownen) The past week has seen an avalanche […]

Comment

Who is running the China narrative?

Concerns are being raised about the ‘boofhead diplomacy’ being conducted at the highest levels of China/Australia relations. But apart from the Murdoch tabloids urging all and sundry to call out China whatever the cost, who […]

Chinese

培养关系

澳大利亚得以向中国出口11亿澳元的葡萄酒远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是建立在多年来对文化的深度理解和培养的人际关系的基础上。 2020年6月17日 | Marcus Reubenstein and Susan Yang  (Image: Chirobocea Nicu)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事实证明,葡萄酒是澳大利亚畅销的出口产品之一,几乎与其他主要的出口产品有着很大的不同。 澳大利亚主要的资源和农业大宗出口商几乎可以单方面和他们的对手匹敌,但葡萄酒产业却不行。“澳大利亚并非大玩家”,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Wine Australia)首席机构的首席执行官安德烈亚斯·克拉克(Andreas Clark)说道。 “我们的产量大约占全球产量的4%,欧洲的三大巨头在产量方面有很强的竞争力,美国和阿根廷是更大的参与者。” 全球超过一半的葡萄酒产自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这三个国家的销售额占全球葡萄酒出口总额大约60%。 澳大利亚是世界第五大葡萄酒出口国,居于全球产量排名的第七位。 克拉克说:“葡萄酒与品牌和定位密切相关。葡萄酒不是一种大宗商品,而且不同等级的酒味道不同。所以我们与制造商密切合作,为的是把我们的品牌文化带向世界,从而帮助人们了解澳大利亚的独特之处。” “我们出口的(葡萄酒)超过产量的60%,所以出口市场至关重要。” 中国市场的重要性 中国只有小部分人饮葡萄酒,但在一个有14亿顾客的市场里,尽管比例小,其代表的实际数量却巨大。 中国葡萄酒市场现在大约有5000万人,规模是七年前的两倍。澳大利亚近三分之一的葡萄酒都出口到了中国。 克拉克指出:“总有一种观念认为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在中国一夜之间取得了成功,这真的低估了其中包含的意义,我们都知道那不是真的。对于澳大利亚葡萄酒制造商来说,这是大量辛苦劳动的结果。” 中国不是唯一的出口市场 克拉克说,澳大利亚葡萄酒制造商考察了诸多外国市场。“扩大出口市场在该行业至关重要。尽管我们与所有的葡萄酒制造商都有合作,但仍需要产品在出口市场上广泛流通,所以我们在上海、伦敦和旧金山都有办事处。” “如果回到十年前,美国和英国是当时的最佳客户,中国并不在列。自从中国崛起了,对这个行业来说中国才成为了一个绝佳的市场”,他说道。 不仅只是一个关于中国品牌的故事 原产国一直是建立澳大利亚葡萄酒品牌文化的重要支柱。克拉克说:“作为一个出口产业,整体来说,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一直表现很好。” “富邑葡萄酒集团(Treasury W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