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该独自面对调查吗?

世界有权了解COVID-19的起源,以及各大国是如何处理疫情的

2020年5月2日 | Marcus Reubenstein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由于疫情的原因,我们的生活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 COVID-19的致死率并不是全球历史上最高的,但是,当今世界的联系是如此紧密,病毒带来的全球震荡和对经济的影响是有史以来最深远的。

在世界遭受严重损失的时候,有人问:这一切该归咎于谁?

对某些人来说,唯一的答案是中国。在澳大利亚,他们要求对中国进行独立的COVID-19调查。

一种震惊世界的病毒?

实际上,国际科学家和流行病学家已经预测到了当前危机的各个方面。在过去的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在警告世界,警惕全球性流行病的爆发。

去年年底,一份提交给澳大利亚政府的综合报告显示,2011年至2018年之间,在172个国家中发生了1,483次流行病爆发。此报告还包含了全球爆发流行病的可能性的危急警告。

仅在武汉爆发COVID-19的三个月前,这一报告就已送达给其他189个国家。但是大多数国家都忽视了这一警告。

“我们已经错过了行动的最佳时机”

2019年9月,挪威前总理格罗·哈莱姆·布伦特兰(Gro Harlem Brundtland)博士以及国际红十字会秘书长哈吉·阿马杜·希(Elhadj As Sy)表示,“我们已经错过了行动的最佳时机”。 

他们共同担任了全球准备状况监察委员会(Global Preparedness Monitoring Board)的联合主席。该委员会在COVID-19疫情爆发前仅三个月就表示,世界无法应对重大流行病的爆发。

报告指出,我们正面临着一日益增长的巨大威胁,那就是迅速流行且致命的病毒的大爆发。这一爆发有可能致死50至8000万人,并抹除全球近5%的经济。

报告发现,在190个国家中,只有51个国家制定了《国家健康与安全行动计划》以应对重大流行病的爆发。

该报告由一个15名成员组成的委员会编写,这其中只包含一名中国委员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总干事高博士。

三名成员来自美国,其中包括美国最高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今年四月,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威胁要解雇他,因为福奇说,如果美国早点封城,就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

美国和澳大利亚指责中国掩盖事实真相,但昨日,特朗普禁止福奇博士(Dr.Fauci)向美国国会的一项调查提供证据,该调查主要针对于美国对新冠病毒的处理方式。

针对中国的调查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外交大臣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参议员呼吁对这次疫情进行调查,并建议调查人员应具有与国际武器检查员相同的权力。

问题是,这些仅是建议。除了4月22日在推特上发布的帖子外,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对任何调查发表任何书面形式的声明。

尽管媒体大力支持这项调查,没有任何一位记者要求政府提供任何细节。

澳大利亚内部的调查

在澳大利亚,参议院正在对澳大利亚处理COVID-19的情况进行调查。

委员会成员,参议员雷克斯·帕特里克(Rex Patrick)要求查验从1月起政府提交的COVID-19相关的简报。但总理拒绝对这些报告进行调查。

帕特里克参议员说:“总理呼吁中国提高透明度,接受对COVID-19疫情的国际调查,但他的部门不允许对他的政府进行调查。这是国际伪善。”

对中国认真地质询?

事实上,澳大利亚政府对其提出的针对中国的调查并未提供任何细节。它提出的质询仅存在于媒体采访的评论中。除了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评论外,没有任何国家公开支持它。

没有任何先例支持此类调查,也没有任何国际公认的独立框架,更重要的是,除非中国同意向外国人敞开政府大门,否则调查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

真正的调查

调查确实会有,因为下一次全球病毒大流行可能会更具传染性,甚至更致命。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每个国家都希望学习COVID-19带来的所有教训。

这是独立COVID-19调查的建议框架:

  1. 对中国的应对举措进行独立调查
  2. 所有G20成员国的应对措施都需进行独立调查
  3. 所有感染人数超过2万5千的国家都需接受调查
  4. 大量的调查都应由科学家小组完成
  5. 杰出的、不具政治性的美国支持者应成为监督小组的成员,比如比尔盖茨(Bill Gates)
  6. 调查结果应该向国际独立机构报告并管理,例如世界卫生组织(WHO)

尽管这并不是调查COVID-19的详尽方法,但此提议涵盖的六条建议,要比澳大利亚政府目前的提议要多出五点内容。G20的成员也很有可能同意这样的调查方式。

而更应该引起人们注意的,并不是对COVID-19进行调查的性质,而是此次调查中的发现是不是会被再次忽视,就像过去20年中被忽视的其他所有警告一样。

全球政客们未能为任何病毒的爆发做好准备,因此他们也不该负责调查COVID-19。这项调查任务应该由科学家们完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