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nce

Flight to risk

Despite worrying signs that COVID-19 infections are on the rise in developing economies the major share markets all had a week of solid gains 11 October 2020 | Shane Oliver, AMP Capital (Image: Camila Perez)   Share […]

Chinese

增强经济抵御衰退的能力

卫生和经济领导人都必须为未来的冲击做好准备  2020年6月1日| 作者:John Bluedorn和Wenjie Chen, IMF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世界正处于新冠病毒疫情的威胁之下,随之采取的 “大封锁”措施导致许多国家陷入严重衰退,比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情况还要糟糕。为此,各国政府和中央银行采取了强有力的相机(一次性和特定)财政和货币措施,以应对冠状病毒传播造成的经济影响。各国现有的自动稳定机制(如基于收入的税收以及失业和家庭福利)各不相同,但总体上是自由运行的,提供了进一步的缓冲。 但由于许多发达经济体的利率处于历史低位,而公共债务处于历史高水平,它们怎样才能最有效地作好准备,应对未来的经济下滑?我们在疫情爆发之前完成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分析了发达经济体如何能在这种环境下增强应对不利冲击的抵御能力。分析显示,基于规则的财政刺激(即刺激措施由宏观经济指标的恶化自动触发)在这种情况下够非常有效地抵御经济衰退。 财政政策发挥更大作用 发达经济体的利率处于零或接近零的水平,因此,进一步常规降息的空间有限。但中央银行仍可以加大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力度,例如,大规模购买资产,以提供进一步支持,正如它们针对疫情近期采取的行动。然而,仅依赖货币政策工具应对冲击可能不够,同时也令人担心对未来金融稳定的副作用和对中央银行独立性的威胁。 在关注长期债务可持续性的同时,财政政策需要发挥更大作用。在发达经济体,更多地实施自动财政应对措施有助于构建应对未来不利冲击的经济韧性。如果在冲击发生之前能够有效沟通和确立财政刺激的规则,那么这些规则有助于形成预期和减少不确定性,从而在不利冲击出现时能够抑制经济活动的下滑。 有必要增加自动财政刺激 我们的研究显示,基于规则的财政刺激措施——例如,当失业率升至超过某一阈值时,向缺乏流动性的低收入家庭提供临时性、有针对性的现金转移支付——可以非常有效地应对典型的需求不足造成的经济下滑。这些刺激措施虽然是自动的,但与传统的自动稳定机制有很大不同,因为后者是针对个人的情况做出反应的(例如,下岗时提供失业保险,或者针对收入下降,实施累进性所得税)。在利率处于有效下限(无法进一步降息)、相机财政政策时滞较长时,基于规则的财政刺激尤其有效。此外,当经济中存在未被利用的资源、货币政策处于宽松态势时,需求冲击之后的财政刺激往往尤为有效。 如果实施基于规则的财政刺激,当需求突然下降时,产出的下跌和债务比率的上升幅度会更小。事实上,我们的分析结果显示,如果采用基于规则的财政刺激措施,抵御经济下滑的有效性接近于货币政策能够充分发挥作用时的情况。 疫情目前对经济造成的冲击不同寻常,因为它对供给和需求都造成影响。面对当前的冲击,采取行动的政治意愿迅速增强,但是,这次冲击的速度和深度前所未有,增大了设计和及时提供相机财政支持的难度。当工人和企业因疫情而无法运作时,财政刺激促进产出的有效性(乘数作用)较低。不过,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提前实施基于规则的财政刺激可能也是有益的,特别是有针对性的转移支付。这些措施可以为脆弱群体提供进一步的收入保障,并能加强社会安全网。 我们的分析显示,政策制定者应考虑加强财政政策对不利冲击的自动反应,从而提高经济韧性。同时,在经济处于衰退时,即使无法进一步降息,货币政策也能通过保持宽松态势(包括放松金融市场条件)而为财政刺激提供支持。 设计和采用新的财政工具(如基于规则的财政刺激措施)以及改善现有的自动稳定机制都需要时间和政治共识。但如果具备自动实施的财政刺激政策,经济状况恶化时政治障碍拖延应对行动的风险会更低。此外,当货币政策受到限制时,实施基于规则的财政刺激措施能显著降低需求冲击导致经济衰退的可能性。 这并不意味着相机财政政策变得多余。事实上,针对所处的具体情况和不利冲击的性质而采取的相机财政措施至关重要,能够提供强有力的逆周期支持。但这些措施必须得到及时采用和部署。 更加灵活地应对未来的衰退 从历史情况看,相机财政刺激的实施存在拖延情况。另外,通过提前制定行动规则来设定预期能起到有益的作用。因此,非常有必要实施更多的自动财政刺激,以应对经济衰退。我们的分析表明,采取基于规则的财政刺激措施能够非常有效,并且更为及时,特别是当中央银行利率接近或处于有效下限、货币政策受到限制的情况下。

Economy

Building up resilience to future downturns

Just as the world’s health policy leaders must be far better prepared to handle future pandemics, economic policy must also prepare for future financial shocks 1 June 2020 | John Bluedorn & Wenjie Chen, IMF(Image: Ti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