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5 AM
  • Friday
  • October 2, 2020
APAC News >

Tag: coronavirusaustralia

COVID-19疫情似乎已经见顶的一些亚洲和欧洲国家,正在逐步重启经济。 2020年5月15日| Changyong Rhee和Poul M. Thomsen, IMF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在没有疫苗或有效疗法的情况下,政策制定者将在恢复经济活动的好处与感染率再次上升的潜在成本之间进行权衡。他们面临艰难的选择,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任何方向的失误都将带来沉重代价。 因此,当局正在采取循序渐进的方法重启经济,同时采用进一步的防控措施。尽管一些亚洲国家已经沿着这条路径取得了一定成功,但风险依然存在,欧洲面临的风险可能更大。亚洲和欧洲各国的经济重启战略各有什么特点? 新冠病毒疫情首先冲击亚洲。疫情迅速从中国蔓延到该地区的其他国家,并且尚未从所有这些国家消退。迄今为止,东南亚地区超过25万人被感染,9,700人死亡,其中,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新加坡和韩国占所有感染病例的85%以上。..
这对投资者来讲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澳大利亚很有可能比大多数国家更好地度过这场COVID-19危机。 2020年5月8号| Shane Oliver, AMP Capital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有三件事表明,比起其他许多国家,澳大利亚看起来可能会更好地度过这一全球困难时期。这表示,澳大利亚经济收缩得更少、反弹的更快。这也会有助于澳大利亚投资的恢复(例如股票和房地产),其表现可能比其他国家的投资要好得多。 (1) 澳大利亚在控制新型冠状病毒上做得更好 虽然3月下旬的情况看起来很糟糕,但澳大利亚在控制新型冠状病毒方面是全世界做的最好的。 在3月发现许多新病例之后,澳大利亚在3月22日左右已经强制封国。新增病例在3月底达到每天超过500例的峰值。澳大利亚新增感染人数现在每天不到30例,而美国新增病例依旧平均每天29,000例。..
在有关COVID-19封国的前景问题上,澳大利亚的经济学家们之间出现分歧 2020年4月28号 | Marcus Reubenstein (Image: Mitchell Luo)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澳大利亚以非常低的COVID-19新增确诊人数与死亡人数继续与第一世界国家的趋势背道而驰。现在的问题是,政府什么时候应该放松社会的限制? 上周,来自澳大利亚所有主要大学的280经济学家向国家政府写了一封公开信,以反对现时任何对澳大利亚封锁政策的放松。 他们认为,“除非我们首先全面控制公共卫生危机,否则我们就不可能拥有一个正常运作的经济。对比其他国家,澳大利亚处在一个令人羡慕的位置,所以我们不能失去这一成果。”..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最新的报告中试图量化COVID-19的经济影响 2020年4月15日 |  Gita Gopinath, IMF 自我们今年1月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最新预测以来,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场罕见的灾难——冠状病毒的大范围流行,已经导致很多人悲惨地失去生命。随着各国为控制疫情而采取必要的隔离措施和保持社会距离的做法,整个世界陷入“大封锁”状态。随之而来的经济活动崩溃的规模和速度是我们一生中未曾经历过的。 这是一场截然不同的危机,因此,关于其对人们生命和生计的影响,也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在很大程度上,这取决于病毒的流行病学、防控措施的有效性以及治疗方法和疫苗的开发,所有这些都难以预测。此外,许多国家目前面临多重危机——卫生危机、金融危机以及大宗商品价格暴跌,这些危机都以复杂的方式相互作用。一些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正在向家庭、企业和金融市场提供前所未有的支持,尽管这对于促进强劲复苏至关重要,但在封锁解除之后,经济前景将会怎样呈现,仍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假设多数国家的疫情和必要防控行动在第二季度达到峰值并在下半年消退,我们在4月《世界经济展望》中预测2020年全球增长率下降到-3%。与2020年1月的预测相比,目前的预测下调了6.3个百分点,这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大幅修正。这使“大封锁”成为“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比全球金融危机时的情况糟糕得多。 假设疫情在2020年下半年消退,各国采取的政策行动能有效防止企业大面积破产、长期失业和系统性金融压力,我们预计2021年全球增长将回升到5.8%。 2021年经济仅将实现部分复苏,因为预计经济活动水平仍将低于我们在病毒爆发之前对2021年预测的水平。流行病危机造成的2020年和2021年全球GDP的累计损失可能达到9万亿美元左右,大于日本和德国经济之和。 这是真正的全球性危机,因为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幸免。经济增长依赖旅游、旅行、酒店和娱乐等行业的国家,其经济正受到尤其严重的干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面临全球风险偏好减弱导致资本流动空前逆转带来的额外挑战以及货币压力,同时,它们的卫生体系较为薄弱,提供支持的财政空间更为有限。此外,一些经济体在陷入这场危机时处于脆弱状态,经济增长疲软,债务水平高企。 发达经济体以及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同时处于衰退之中,这种情况自“大萧条”以来第一次出现。发达经济体今年的增长率预计为-6.1%。正常增长水平远远高于发达经济体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预计也将经历负增长,2020年增长率为-1.0%;如果不包括中国,则为-2.2%。170多个国家的人均收入预计将收缩。发达经济体以及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21年预计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复苏。 其他不利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