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6 PM
  • Sunday
  • May 31, 2020
APAC News >

Tag: coronavirus

针对新冠病毒的经济支持已经为那些不可能倒闭的大型企业提供了生命线,但是亚洲的中小企业呢? 2020年5月5日 |  Kenneth Kang and Changyong Rhee, IMF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本篇文章是关于应对冠状病毒的特别系列博客文章之一 亚洲受到第一轮冠状病毒疫情的严重影响,经济活动的突然停止也对家庭和企业同时造成冲击..
2020年3月31日 | 作者:Tobias Adrian和Aditya Narain, IMF (IMAGE: Jan Kolario) 本篇文章是关于应对冠状病毒的特别系列博客文章之一 当前,我们面临的经济动荡可能比我们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经历的更为严重。冠状病毒疫情是另一种形式的冲击。现代经济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突然停止运转。从一个星期到下一个星期,许多工人失去了工作和薪水。餐馆、酒店和飞机空无一人。消费者和企业现在面临巨大的收入损失,并可能出现大面积破产。 银行体系的压力越来越大,更多的债务违约即将发生。许多人现在预计金融业所受冲击的强度与2008年危机类似。 政策制定者脑海中的问题是,他们应如何准备应对这一局面。 就在十多年前,全球政策制定者以前所未有的协调精神共同启动了针对金融部门监管框架的改革。他们大幅提高了银行资本和流动性的质量和数量最低标准,并成功建立了一个更有韧性的银行体系,旨在将缓冲资金保持在能够在承压条件下安全提取的最低水平之上。..
2020年3月31日 | 作者 Poul M. Thomsen 本篇文章是关于冠状病毒影响的区域分析系列博客文章之一 欧洲COVID-19疫情来势凶猛,令人震惊。我们虽然不知道这场危机将持续多久,但却知道它对经济造成的影响将非常严重。在欧洲主要经济体,政府下令关闭的非必要服务约占产出的三分之一左右。这意味着,这些部门每关闭一个月,年度GDP就会下降3%,这还没有考虑对经济其他部门产生的破坏和溢出效应。今年欧洲出现严重经济衰退几成定局。 欧洲总体强健的福利体系和社会市场模式有助于向企业和家庭提供有针对性的援助,但这一任务的复杂性毋庸置疑:这些体系的建立并不是用来满足欧洲决策者现在面临的巨大需求。各国正在以创新、不寻常的方式应对危机,并且它们可以相互学习最有效的方法。为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立了一个 网站 ,介绍各国如何处理它们面临的实际问题,从而促进提取国际最佳做法。这只是我们根据急剧变化的形势迅速调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监督工作的途径之一。 所有欧洲国家都需要采取果敢的、与危机规模相称的行动,积极应对危机。现在正是使用可用缓冲和政策空间的时候。但欧洲各国的应对空间明显不同。为了更好地了解各国在寻求加强危机应对过程中面临的约束,有必要区分三组国家:欧洲发达经济体;属于欧盟但不属于欧元区的欧洲新兴经济体;以及非欧盟的欧洲新兴经济体,特别是小型新兴经济体。 发达经济体的政策制定者充分利用了其政策空间和制度,实施了大规模的货币和财政扩张以缓解危机冲击。它们适当地暂停实施财政规则和限制,以便提供大规模紧急支持,并且允许财政赤字大幅上升。同样,中央银行启动了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金融监管机构放松了要求,使银行能够继续向处于困境的客户和整个经济提供支持。从欧元区看,欧洲中央银行实施了大规模干预,欧洲领导人要求欧洲稳定机制在整个欧洲为各国财政措施发挥补充作用,这些行动至关重要,能够确保公共债务水平高的国家具备有力应对危机所需的财政空间。欧元区领导人将尽最大努力稳定欧元,其决心不可低估。 属于欧盟但不属于欧元区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不具备与发达经济体相同的政策空间,但它们近年来削减了财政赤字、对外逆差和债务,增强了银行体系,从而非常有助于它们应对危机。这些国家付出了很大努力构建缓冲,现在正是使用这些缓冲的时候。..
APAC News SMH front page 26 March 2020
Sydney Morning Herald (悉尼先驱晨报)以澳洲华人屯积澳州医疗用品的虚假故事来蓄意攻击华人社区。 2020年3月26日 | Marcus Reubenstein THIS STORY IN ENGLISH 澳大利亚主要新闻报纸之一《悉尼先驱晨报》的头版刊登了一个故事,意在指责澳洲绿地集团在澳大利亚采购医疗用品并将其运送到武汉。 这个故事是蓄意造假的,它意图暗示从澳大利亚向中国运送重要的医疗用品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
APAC News people at Circular Quay with Sydney Harbour Bridge in background
What is happening in Australia right now? 在这场危机中,许多澳籍华人和在澳大利亚工作和学习的中国人都陷入了困境,因为在他们看来,澳洲政府和卫生官员的行动是难以理解的。 In light of Chinese community conc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