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资助在澳中文新闻媒体

澳大利亚外交部陷入了美国国务院拙劣的涉中宣传套路

2020年8月3号 | Marcus Reubenstein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APAC News发现,美国国务院正悄悄资助一家澳大利亚中文新闻机构,该机构与反华研究机构ASPI相关。

这家名为Decode China的新闻机构,甚至在发布其第一篇报道之前就已经表现出了矛盾,因为该机构的三名委员会成员中,有两名还是一个澳大利亚独立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由纳税人资助,并为澳大利亚政府在中国事宜上出谋划策。

公司记录显示,杨慧玲博士(音译,Dr. Wai Ling Yeung)和马丽·马(Maree Ma)成为该公司(Decode China Pty Ltd)秘书和董事仅八周之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任命他们成为了澳大利亚中澳关系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ustralia China Relations)委员。

已退休的澳大利亚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学者杨博士是批判声讨中国政府的一员,而马则是与法轮功结盟、极度反华的Vision Times报纸的总经理。该报纸位于美国的媒体分部被指控在虚假社交账户上投入数百万美元,被查封后,又在Facebook上投放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广告。

在幕后的ASPI

美国国务院给Decode China的资金来自于一个非盈利组织,该组织成立于前南斯拉夫且总部设于伦敦。这个名为“战争与和平报告研究所(IWPR)”的组织称,其在冲突地区和发展中国家鼓吹新闻自由。

2018到2019年,美国国务院通过IWPR向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账户支付了88,964.37澳元,但ASPI并没有在其年报或网站公开这笔费用。

IWPR上一份公开的年报显示,美国政府每年支付其7,544,189美元。

今年,ASPI额外又收到了一笔来自美国国务院203,000澳元的费用,这笔费用是直接通过美国驻堪培拉大使馆支付的。

七月,一份APAC News和Michael West Media的联合调查揭露,ASPI从未公开的联邦国防部(Australian Defence Department)合同中获得了数百万美元。

在一些慷慨得令人震惊的合同中,2019年10月,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部门“赞助”了ASPI的一场自由谈话和茶点,结果是花费了纳税人人均近1,000澳元。

与法轮功和特朗普盟友的联系

除了美国国务院慷慨的资助,ASPI和Decode China也与澳大利亚中澳关系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ustralia China Relations,简称“NFACR”)成员、Vision Times的总经理马丽·马有着密切的关系。

据记者、前澳大利亚法轮功练习者本·赫尔利(Ben Hurley)介绍,Vision Time是由The Epoch Times和NTD television牵头的澳大利亚法轮功媒体机构的一部分。

最新一期Vision Times头版报道了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讲话,他在该讲话中抨击了中国大陆。

在澳大利亚,人们经常能够在公共场所看到法轮功追随者们正安静地练习,很像有几百年历史的冥想练习。

然而,法轮功是由隐居的大师李洪志(Li Hongzhi)在1992年创立的,仅仅6年后,他便抛弃了中国的追随者前往美国,并在纽约州乡下的一个受到严密保护的大院里建立了其精神总部。

前法轮功练习者说,这是一种危险的邪教,其领导人声称拥有悬浮的能力,并告诉信徒,来自其他星球的外星人要为异族通婚和混血子女负责。

美国广播公司(ABC)(investigation) 的Foreign Correspondent and Background Briefing节目最近的一项调查揭示,法轮功在美国的媒体分部花费了超过1150万美元,用于在社交媒体上广告推广唐纳德·特朗普。

Decode China/ASPI的联系

在ASPI网站上可以看到,Decode China的秘书马丽·马被列入了“我们的成员(our people)”一栏。6月,她在ASPI关于中国对澳大利亚构成威胁的网络研讨会上担任特邀小组成员。去年在墨尔本,她以700澳元每人的价格担任ASPI“中国高级讲习班”的演讲者。

7月,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简称“SCMP”)刊登了一篇有关Decode China的文章。ASPI的分析师定期被报社记者约翰·鲍尔(John Power)采访,在他其中一篇ASPI密切报道中,有一句无可争议的言论:“听起来,这家媒体(Decode China)很有潜力”。

同月,另一位Decode China Pty Ltd委员会成员冯崇义(Feng Chongyi),就联邦警察/ASIO突袭新南威尔士工党政治家邵克特·莫泽曼(Shaoquett Moselmane)家中一事,接受了鲍尔的采访。冯博士说,有可能有“确凿的证据”表明莫泽曼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勾结,尽管目前尚未有任何刑事指控。

南华早报没有提到冯博士得到了美国国务院的财政支持,尽管鲍尔在其另一份特别提及ASIC文件的报道时提到,冯博士是Decode China的负责人。

NFACR委员会的麻烦

2019年3月,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将取代中澳委员会(Australia China Council,简称“ACC”)。该委员会由弗雷泽政府(Fraser Government)成立于1978年,后来由前总理高夫·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担任主席。之后将由NFACR(澳大利亚中澳关系国家基金会)接棒,其主席为现任ACC主席的沃里克·史密斯(Warwick Smith)。

作为霍华德政府(Howard Government)的前部长,史密斯凭借他30年对中国政治和商业的经验而备受尊敬,他认为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外交部长马里斯·佩恩最终于2月宣布了委员会的全部成员,史密斯则在几周之后退出了NFACR。

一个与ASPI有关的中国怀疑论

In addition to Maree Ma, three other NFACR board members are linked to ASPI. Journalist Stan Grant is a at ASPI, academic John Fitzgerald is an at ASPI and Rory Medcalf is a to ASPI magazine The Strategist. 

除了马丽·马之外,NFACR另外三名委员会成员也与ASPI有联系。记者斯坦·格兰特(Stan Grant Senior Fellow)是ASPI的高级成员,学者约翰·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 Emeritus Professor)是ASPI的名誉教授,而罗里·梅德卡夫(Rory Medcalf contributor)是ASPI杂志《The Strategist》的撰稿人。

许多NFACR委员会成员不是公开反对中国政府,就是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在中国北方的经验,要知道澳大利亚华裔的祖先大多来自那里。

长期观察中国的观察员、前Sydney Morning Herald的别国记者哈米什·麦克唐纳(Hamish McDonald)最近形容该委员会: “总体来说,这是一个对中国持怀疑态度的团队。任命一个致力于推翻中国共产党的法轮功人物来领导,似乎更具有讽刺意味”。

学者、前澳大利亚中国委员会执行主任乔斯林·崔(Jocelyn Chey)批评了NFACR委员会缺乏代表性,并称她对该委员会能够修复中澳关系“没有信心”。

很难想象,人们将会曲解为Decode China只是美国政府微小的一步,意在利用一小部分澳大利亚华裔来宣扬他们的言论。


注:Marcus Reubenstein撰写并发表在APAC News上的文章已被多家中国媒体转载,Marcus Reubenstein以及APAC News未与上述任何媒体达成商业协议,也未收取任何报酬或接受委托撰写文章。

0